工藝美術運動代表人物威廉·莫里斯圖案設計作品探析

摘 要:為了更深入地了解威廉·莫里斯的圖案設計特點,更好地理解工藝美術運動的自然主義傾向,有必要對莫里斯的圖案設計作品進行細致地研究;通過大量閱讀相關文獻,收集并整理莫里斯的圖案紋樣,找出其圖案設計作品的創作規律;莫里斯的圖案樣式具有明顯的自然風傾向,結構形式具有強烈的秩序感,而裝飾色彩上則呈現平面化的趨勢;莫里斯是將藝術設計與實踐成功結合的典范,通過他的設計實踐反映出為大眾服務和實用美的意識,這對于后來的現代派功能主義審美傾向具有啟迪作用。
關鍵詞:工藝美術運動;威廉·莫里斯;圖案設計;自然主義


一、背景

19世紀,歐洲在二次工業革命的影響下,機械化批量生產代替手工作坊模式,不少知識分子對粗制濫造的工業化產品表示不滿,提倡哥特風格和其他中世紀風格,強調為平民百姓的生活而設計。[1]1851年“水晶宮”國際博覽會上,工業化批量生產造成設計水準急劇下降,暴露了產品設計中的各種問題,導致工藝美術運動在英國的興起。雖然工業文明給英國民眾帶來了快節奏的生活,但人們親近自然的心卻變得更加強烈。19世紀中期,“自然主義”作為一種藝術思潮和創作方法出現在英國藝術領域。[2]藝術領域的“自然主義”主要指涉兩個方面的含義:一是指在外表形態或造型上,主張藝術設計應該借鑒和模仿自然;二是指觀念上,主張在設計創作與藝術理解上,采取一種“非做作”的自然態度。[3]而自然主義設計風格作為工藝美術運動的產物,涉及了包括建筑、產品、平面設計等眾多領域。在早期自然主義設計風格理論影響下,藝術家們提出了設計師要向大自然學習的主張,并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達到高潮。

這一時期由于英國生物學家達爾文(Charles Darwin,1809~1882)提出進化論的觀點,對動植物進行了大量的觀察和采集,整個社會開始對研究自然的話題感興趣,尤其是對動植物的研究,涌現出許多關于動植物的圖譜,這對圖案設計產生了極大的影響。當時的圖案以植物圖譜為范本,裝飾題材幾乎都取自植物的花、枝和葉,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是歐文·瓊斯(Owen Jones,1809~1874)于1856年出版的《世界裝飾經典圖鑒》(The Grammar Of Ornament),該書采用了大量的植物插圖,敘述了希臘、波斯和中國等多個地區的裝飾藝術成果,莫里斯從中深受啟發并提取營養。莫里斯從童年時就喜愛觀察自然界中植物的花、葉形態,對動植物圖譜有著濃厚的興趣。在此基礎上,莫里斯開始嘗試一種新的裝飾風格,推崇自然主義和東方藝術,反對機械美學,提倡采用大自然中的動、植物紋樣作為裝飾,提倡藝術和設計應該回歸自然。

二、威廉·莫里斯

圖1 威廉·莫里斯

威廉·莫里斯(William Morris,1834~1896,圖1),19世紀英國杰出的設計師、詩人、評論家,他出生于英國埃塞克斯郡沃爾瑟姆斯托城(Walthamstow,Essex ,England)一個富裕的家庭,從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1851年(17歲),他參觀了在倫敦水晶宮舉辦的第一屆世界博覽會,對當時工業產品的粗劣留下了深刻印象。1852年(18歲)進入英國牛津大學學習,在校期間,受到約翰·拉斯金(John Ruskin,1819~1900)的影響,表現出對哥特式和自然主義設計風格的喜愛。1856~1862年(22~28歲)活躍于建筑和繪畫領域,并參與創辦《牛津和劍橋雜志》(Oxford and Cambridge Magazine)。1858年(24歲)出版詩集《捍衛桂尼維爾》(The Defence of Guenevere),[4]他還與菲利普·韋伯(Philip Webb,1831~1915)共同設計了位于肯特郡的新婚住宅——紅屋注1,該建筑作為工藝美術運動的典范之作而成為他一生的“里程碑”。1861年(27歲)與朋友合作創辦設計公司,設計并制作壁紙、家具、織錦、彩色玻璃和地毯等產品,將建筑、室內裝修和家具等作為一個整體進行一體化設計,他尤其在壁紙圖樣和布料花紋設計方面享有盛譽。莫里斯還加入了一些環保組織,如克爾協會(Kyrle Society)、植物地方協會(Selborne League and the Plumage League)、制止濫用廣告協會(Society for Checking the Abuses of Public Adevertising)等。莫里斯1877年(33歲)主持創設“古建筑保護協會”,1883年(49歲)在莫頓·阿比(Merton Abbey)設立了自己的染織工場,在平面設計領域進行了大量的創作實踐。[5]

由于莫里斯童年時居住在一個農場旁的莊園里,常在山林、鄉間游玩和漫步,所以他倡導設計創作要從自然中選取題材,追求“田園牧歌式”的生活情調和設計風格,創作了許多優雅且充滿自然氣息的圖案設計作品。在他的作品中,受益于自然生物造型和色彩的啟發隨處可見。同時,莫里斯的設計思想具有強烈的民主意識,認為藝術家應該走進平民生活,強調藝術和技術相結合,創作更多為大眾接受和喜愛的作品。雖然莫里斯遵循自然、順應自然,但他并不只是停留在對自然形態的模仿和再現上,而是在寫生的基礎上進行提煉和再創造,加入了自身的設計思想和表現語言。

三、威廉·莫里斯的圖案設計

莫里斯的圖案設計主要以自然為題材,采用動植物作為主要圖案樣式,用帶有寫實的手法表現出一種強烈的自然風,并成為其圖案設計的典型特征。圖案的結構形式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圖案的整體走向,他將動植物元素與圖案結構緊密結合,畫面和諧、整體,營造了一種強烈的秩序感。莫里斯認為好的圖案設計必須要做到實用與美的結合,于是他將圖案裝飾色彩進行平面化處理,運用色彩變化創作了兼具實用價值和層次感的圖案設計作品,讓人在日常生活中能夠隨時感受到大自然的美感與生機。

1、圖案樣式的自然風
莫里斯圖案設計的樣式大多采用的是具有裝飾性的動植物紋樣,頗具自然風。在莫里斯的圖案中,大量地使用了莨苕葉和葡萄藤,這兩種紋樣也是西方傳統卷草紋樣的代表。[6](P.16)卷草紋具有一定的文化傳承性,也反映出一種中世紀的田園風味,其葉脈不同程度的彎曲、旋轉、相連和翻滾等都讓畫面富有動感,令人從圖案中感受到自然界的生機盎然。莫里斯認為圖案設計作品只有再現自然的真實,才能夠滿足觀賞者身心上的愉悅感。為此,他將花、葉和鳥等自然元素都采用寫實手法,以達到“應物象形”的自然感。同時,莫里斯為了使自己的圖案設計達到更好的效果,也進行了相關的植物染色研究,采用植物染料進行設計實踐,表現出一種強烈的自然主義傾向。

圖2《玫瑰織物》1883年

在作品《玫瑰織物》和《格子架》(圖2、3)中,自然界中的花卉、枝蔓、小鳥、果實等都成為莫里斯圖案設計中的主要圖案樣式,繁復而充滿生機。他在眾多的題材中選擇了自己認可和喜愛的一種,最直接地表達了他對自然與設計相結合的創作思想,以自然風取代了當時華而不實、矯揉造作的維多利亞裝飾風格,開創了現代圖案設計的另一種裝飾先河。莫里斯通過研究自然,探討植物形態再現與圖案設計之間的關系,主張利用具有自然風格的圖案樣式來實現視覺上的美感。同時,自然賦予圖案樣式形態各異的造型美感,也成為設計師和藝術家創作的靈感來源。正如1879年(48歲)莫里斯在《人民的藝術》的演講中,他要給人們一些建議,簡要地概括為“遵循自然,學習古代,創造自己的藝術。”也就是通過觀察自然、遵循自然規律讓作品充滿生機與活力,并努力從傳統圖案設計中吸取精華,創作屬于自己的藝術和設計。[6](P.15)莫里斯通過對自然事物的親身領悟,在圖案設計中展現了非常突出的想象力和創造力,也豐富了那個時代的設計語言。

圖3《格子架》1862年

2、結構形式的秩序感
結構形式在設計美學中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莫里斯希望圖案設計能夠具有明確的結構線,充滿整齊劃一的視覺美感。他利用具有裝飾性的枝條,花葉的互相纏繞、穿插和組合,形成一些幾何形來組織圖案,制造出一種緊湊、精密的形式韻律感。莫里斯認為植物枝藤、莖條的流利弧線能夠構成許多變化的形式,于是他利用S形、圓形等弧形結構的藤蔓精心組織成一個完整的圖案,結構和造型均呈幾何布局,莊重而穩健。莫里斯設計的圖案結構清晰、整體,富有秩序感,常見的結構有三種,分別為傾斜、菱形和S形結構。

莫里斯為了適應一些傳統織物的斜紋肌理,采用斜線結構,形成了他圖案設計中的斜線風格。他利用斜線和菱形結構線來表現圖案形式美感。如作品《石榴》壁紙(圖4),這是莫里斯早期的壁紙,構圖較為疏松,這幅作品便是通過對角構圖的斜線結構組合設計而成。莫里斯遵循花葉、果實和枝干傾斜狀的生長規律,仿佛風一吹過,圖案中的各個元素都在畫面中搖曳一般,自然而優美。石榴作為莫里斯非常喜歡的圖案元素經常出現在他的設計作品中,其果實為圓形,枝蔓傾斜生長,葉對生或簇生,花朵呈紅色,天生具有熱情和歡快的自然氣息。

圖4 《石榴》 1866年

莫里斯的圖案也常采用“S”形結構線構圖,利用植物構成的弧形結構線統率著其他枝葉的方向、位置,將其歸于統一。而主要的視覺元素又在畫面中“伸展”、“攀爬”,生長出不同形狀、動向的枝、葉,并以此為組合形式進行重復排列,制造出一種緊湊、飽滿的秩序感。“S”形結構線圓潤自然、錯落有致,猶如不同的漩渦相互擠壓、鎖扣,造成了帶有螺旋的動勢,生動形象地體現了植物的特性。在作品《莨苕葉》(圖5)中,圖案以“S”形的莨苕葉出現,該植物的葉片寬闊、修長,具有很好的裝飾性和結構形式功能。同時,一個葉片的結束也是另一個葉片的開始,葉片首尾銜接呈反復地回旋動勢,葉脈錯落、翻滾,形成極具視覺美感的幾何漩渦。盡管植物元素看似隨意地布局,但卻體現出設計者對于植物特性和結構形式的精準把握。這種曲線的靈活運用形成了濃厚、錯落的空間布局,也象征了廣闊、神秘的自然界,營造了柔和、愜意的氛圍。莫里斯通過對斜線、曲線等各種變化,組合形成了其圖案設計的結構形式,并利用自然圖案元素的裝飾和細節變化制造了結構有序、層次分明、富有秩序感的特點。莫里斯利用動植物的形態創作了眾多高度精細化、組織化的作品,也使圖案設計具有了更多樣化的有機結構,堪稱圖案設計的經典。

 

圖5 《莨苕葉》 1875年

3、裝飾色彩的平面化
莫里斯以獨特的組織方式將色彩與平面相結合,制造了具有強烈裝飾變化的平面視覺效果,以此來激發觀者的審美情感。莫里斯強調不同元素之間的色彩變化,層次感強、格調優雅,這也是他圖案設計中非常重要的特點。這主要是通過色彩的對比來制造視覺效果,畫面顯現出縱深的神秘感,讓觀者不由得在觀看整體后去仔細觀察細節。恰當的色彩運用使得圖案紋樣與背景相互獨立存在又自然貼合,而花卉、枝葉等自然元素又能夠優雅地躍然而出。如作品《格子水仙》(圖7),他就通過裝飾色彩的變化來營造圖案的整體感染力,色彩明朗、豐富,畫面顯得深邃而神秘,具有古典、浪漫的美感。變化的花、葉和鳥等圖形元素的色彩又和純凈的背景色產生對比,仿佛花、葉和鳥等都從背景平面上生長出來的一樣。

圖6 《偷草莓的賊》1883

莫里斯強調實用與美的結合。為了使圖案設計更加符合其實用性,他將植物的枝蔓、枝桿等歸納為平面圖形,并平面化處理畫面的色彩。莫里斯尤其在地毯和壁紙的圖案設計中大多呈現了平面化的視覺效果。[7]如作品《偷草莓的賊》(圖6),莫里斯使花卉和枝條平躺在背景上,并利用不同元素的平面色彩效果,來創作具有層次性的圖案設計。同時,他利用不同元素的彼此交疊,使豐富的圖案元素與純粹的背景協調組織,變成了一個有機的整體。莫里斯通過自身的設計實踐,將自然的生長法則結合平面色彩原理展現于圖案設計中,讓大眾在日常生活中也能夠感受到大自然的生機和美色。莫里斯利用不同的色彩變化和設定,覆蓋在一個平面上,構造了一個充滿生機的平面圖案世界,兼具功能與藝術性,成為現代圖案設計領域杰出的代表人物。

圖7 《格子水仙》

四、結語

威廉·莫里斯是英國工藝美術運動的代表人物,一生成就眾多,而圖案設計作為其中的代表部分,也是其自然主義設計思想的具體表現,對于現代圖案設計具有重要的借鑒價值。莫里斯重視傳統藝術對圖案的影響,提倡自然主義和哥特式風格,反對當時矯揉造作的維多利亞風格。他喜歡采用自然界的動植物元素作為圖案樣式,畫面結構整體有序,并平面化處理裝飾色彩,創作了大量具有自然、典雅美感的圖案設計作品。莫里斯是將藝術設計與實踐成功結合的典范,通過他的設計實踐反映出為大眾服務和實用美的意識,這對于后來的現代派功能主義審美傾向具有啟迪作用。

莫里斯的圖案設計思想也與當今社會所提倡的以人為本、人與自然相協調的綠色設計思想相契合,值得我們思考與借鑒。而大自然提供了設計師和藝術家源源不斷的創作源泉,也給圖案設計提供了實際可參考的對象,使得設計作品更具生命力,也迎合了人們親近自然、返璞歸真的審美心理和需求,對于人與自然和諧相處具有一定的現實意義,也是莫里斯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他的作品在今天看來,依舊別具風格,并成為眾多設計師和藝術家爭相學習和模仿的典范,也對設計理論和實踐具有重要的指導作用。


注釋
注1:由威廉·莫里斯及其好友韋伯合作設計的住宅,位于英國倫敦郊區肯特郡,是工藝美術運動時期的代表性建筑。紅磚表面沒有任何裝飾,頗具田園風情,體現中世紀質樸的建筑風格,是19世紀下半葉最有影響力的建筑之一。

參考文獻
[1]王受之.世界現代設計史[M].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2002(01):50.
[2]田小飛.自然主義科學哲學及其規范性[D].北京:清華大學,2008(04):25.
[3]杜衛苓.包裝設計中的自然主義情懷[D].無錫:江南大學,2012(03):2.
[4]滕曉鉑.威廉·莫里斯的設計思想研究[D].北京:清華大學,2008(04):44.
[5]高兵強.新藝術運動[M].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2012(1):31.
[6]趙雨潔.威廉·莫里斯圖案藝術研究[D].蘭州:西北師范大學,2011(06):16、15.
[7]丁晨,熊歡.莫里斯風格圖案在服裝設計中的表現與應用[J].大眾文藝,2014(07):98.

圖片出處
圖片均來源于:https://image.baidu.com/search/detail


作者
向英子 吳 衛(湖南師范大學 美術學院,湖南 長沙 410012)

簡介
1、向英子(1992~),女,湖南瀘溪人,2016年畢業于山東工藝美術學院裝潢藝術設計,現為湖南師范大學美術學院16級研究生,主修視覺傳達設計。通訊地址:湖南省長沙湖南師范大學二里半校區木蘭路公寓,410012。郵箱:[email protected]
2、吳衛(1967~),男,湖南常德人,湖南師范大學美術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設計藝術學博士,曾于1988~1990年留學日本千葉大學デザイン學科。現為湖南省包裝設計藝術研究基地首席專家、中國機械工程學會工業設計分會委員、中國包裝聯合會包裝教育委員會副秘書長、湖南省工業設計協會副會長。現主要從事傳統藝術符號和高校藝術教育理論研究。


文章已發表于《湖南包裝》雜志2018年04期